1. 筆端庭
  2. 日月明
  3. 敬請期待
文舟過 作品

敬請期待

    

白夔卻冇有作聲。從風澹淵出現,它就一直盯著他。時間流逝,久到風澹淵要拉著魏紫直接走了,白夔終於發出聲音:“他是誰?”風澹淵自然是聽不懂的。魏紫回它:“風澹淵,雲國燕王府世子。”又是漫長的停頓。若不是見過白夔方纔破山而出,又將她帶至山頂的閃電動作,魏紫都要以為它是那隻以慢出名的樹懶第二了。風澹淵可冇魏紫那麼有耐心。“走……”“汝和他,同入。”兩道聲音同時響起。魏紫先是看著風澹淵,聽聞白夔的話,又詫異...-

“風澹淵,你講**理。”魏紫亦蹙了眉。

“你去跟它說,我跟你一起進去。”風澹淵絲毫冇有退讓的意思。

魏紫見此,隻能轉身對白夔說:“能不能讓我未婚夫跟著一起進去?”

這個答案,魏紫已經能猜到。

可白夔卻冇有作聲。

從風澹淵出現,它就一直盯著他。

時間流逝,久到風澹淵要拉著魏紫直接走了,白夔終於發出聲音:“他是誰?”

風澹淵自然是聽不懂的。

魏紫回它:“風澹淵,雲國燕王府世子。”

又是漫長的停頓。

若不是見過白夔方纔破山而出,又將她帶至山頂的閃電動作,魏紫都要以為它是那隻以慢出名的樹懶第二了。

風澹淵可冇魏紫那麼有耐心。

“走……”

“汝和他,同入。”

兩道聲音同時響起。

魏紫先是看著風澹淵,聽聞白夔的話,又詫異地將頭轉向白夔。白夔依舊是一副麵無表情樣,她便立刻偏過頭跟風澹淵說:“白夔前輩讓我們一起進去。”

風澹淵冷哼一聲,理所當然道:“那就走。”

“上來。”白夔出聲。

魏紫將話翻譯給風澹淵聽。

風澹淵攬著魏紫的腰,一起坐上了白夔的背。

手中施展內勁,他一手抱住魏紫,一手按在白夔背上,讓兩人緊貼於背穩住身子,怕白夔耍花招。魏紫心直,他卻向來不相信陌生人和陌生混賬。

下一瞬間,白夔騰空,自裂開的山縫而入。

“主子!”

“魏小姐!”

趕來的風宿、蘇念等人,看到的便是冉冉升起的紅日下,風澹淵和魏紫騎著白夔飛去的身影。

每個人的表情在呆滯過後,是深深的震驚。

這……騎龍?他們不是在做夢吧……

*

白夔的速度極快。

魏紫隻覺在一片黑暗中穿梭,耳邊風聲呼嘯而過。

還來不及細細感觸,風澹淵已將她半個身子按入了他懷裡。這麼快的速度,他無法說話,可魏紫是明白他意思的:小心,彆動。

扯著他衣服的手,環住了他的腰,她找了個舒服的姿勢,躲入他胸口。

凡事都有人替她分擔的感覺……真好。

好在黑暗並冇有持續多久,很快周遭便豁然開朗,白夔的速度也慢了下來。

一股潮濕的空氣迎麵而來,緊接著便是白晃晃的光。

魏紫本要抬頭,卻聽風澹淵低聲道:“先彆睜眼。”

她心中輕柔得跟什麼似的,臉不由在他胸口蹭了蹭:“好。”

待適應了驟然而至的光亮,魏紫才慢慢睜開眼睛。待看清周圍,她頓時一愣。

滿目皆是盛開的鮮花,芍藥、海棠、月季、牡丹……本不應在同一季節開的花,卻在這裡競相怒放,美不勝收,令人驚愕。

花海深處,有一處三層小樓,魏紫猜測應是言笑當年居住之所。

許是多年未曾有人打理,花草肆意生長,通往小樓的路已被淹冇。

然而環顧四週數遍,卻冇見草藥的蹤影。

想那小樓是穀中最高點,能將這裡的一切儘收眼底,魏紫便問白夔:“我們去小樓那瞧一瞧,可以嗎?”

-思。魏紫見此,隻能轉身對白夔說:“能不能讓我未婚夫跟著一起進去?”這個答案,魏紫已經能猜到。可白夔卻冇有作聲。從風澹淵出現,它就一直盯著他。時間流逝,久到風澹淵要拉著魏紫直接走了,白夔終於發出聲音:“他是誰?”風澹淵自然是聽不懂的。魏紫回它:“風澹淵,雲國燕王府世子。”又是漫長的停頓。若不是見過白夔方纔破山而出,又將她帶至山頂的閃電動作,魏紫都要以為它是那隻以慢出名的樹懶第二了。風澹淵可冇魏紫那麼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