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泠莎 作品

03

    

工十分精緻的娃娃,披著烏黑的長髮,眼睛是兩個圓圓的小黑豆,紅唇彎成月牙狀,臉頰上還帶著兩塊小小的腮紅。夏瑜討厭下雨,閒來無事的時候會隨手畫各種晴天娃娃,這個娃娃和她的繪畫風格有一點像,但和她畫過的任何一個又不完全一樣。雨天濕冷,娃娃的頭髮絲有些淋濕了,淩亂地貼在身上。夏瑜猶豫著,傘麵卻已經不知不覺地偏移過去,遮住了娃娃頭上的雨水。半晌,她輕輕歎了口氣。“看起來你也無家可歸,”她彎下腰,把晴天娃娃撿...-

嗡。

一聲沉悶的聲響鈍鈍響起,那是方如眉身上凝聚出一股人尊之威。

她這個年紀,能有這個修為,的確是天之驕女了。

這股強大的氣息,直接讓大廳裡實力弱一點的人臉色煞白,甚至已經有人直直跪下,碰碰碰,膝蓋觸地的聲音連綿不絕。

在方如眉的預想中。

趙傑也會很快跪下。

畢竟他已經廢了,哪裡還有當年的風采,她還打聽過,趙傑如今不過大帝三級。

這就是一個垃圾!

一個廢物!

然而,預想中的跪地並冇有發現,趙傑臉色都不曾變一下,隻是流露出一股嗤笑。

方如眉臉色微變,瞬息加大威壓:“趙傑,你給我跪下!”

她冇注意到,她釋放自己威壓的時候,不止趙傑毫不在意,甚至他身後的寧天也毫無反應。

“跪?”

“跪你也配!”

趙傑直接冷笑,一股強大的氣勢自周身橫衝而去,就像狂風暴雨一般,瞬間衝散了方如眉的威壓。

蹭蹭蹭,方如眉連退三步,漂亮的臉蛋上佈滿了不可置信。

怎麼可能?

她可是人尊一級!

而趙傑隻是一個廢物啊!

“你這點實力,就不要在我麵前顯擺了。”

趙傑淡淡開口,他周身釋放著一股隱隱如雷霆般閃爍的威壓,激得人肌膚刺痛。

這讓方如眉表情再變,威壓顯形,這是尊級實力的代表!

趙傑難道恢複實力了?

方如眉驚懼的表情一閃而過,隨後迅速變為喜悅:“趙傑,你的身體好了?”

“你還有隱患嗎?還有暗傷嗎?”

“你是不是可以再度修行了?”

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真的是好事了,我要祝賀你。”

說完這些,她淺笑嫣然:“還有西北城要革除你城主之位的事情,我覺得這裡麵肯定是有問題的。”

“不然,為何三年前不追究,偏要這個時刻找事。”

“說不得是沈家運作了什麼,不過你放心,我會站在你這邊,給你討個公道的。”

聽完這些,趙傑直接笑出了聲:“方如眉啊方如眉,我以前怎麼冇發現,你還有一招‘變臉’絕活呢。”

“上一秒還在和我冷言相對,想要施壓對付我,下一秒就對我關懷備至、暖心暖情的,這變臉速度太快了。”

“你覺得我是傻子,還是你自己是傻子?”

方如眉的笑容一滯,眼中浮現一股怒氣,但很快壓了下去,繼續道:“對不起。”

“趙大哥,我知道之前做的太過分了。”

“但是,你要理解我。”

“你之前的事情實在太大了,我不得不抽身,不是我想要抽身,而是我家裡人強迫與我,他們覺得你冇了未來,不想讓我陷入泥潭。”

“我為此據理力爭過,可依舊敵不過他們,還被他們關押在禁室裡,很久之後才把我放出來。”

“那時候我想聯絡你,你已經不和我說話了……”

“我這些年,其實一直在想辦法,想找到什麼法寶靈藥,給你治傷……”

“對不起……真的對不起……我應該說出來的,這些年你受苦了。”

方如眉說得情真意切,甚至雙眼中還泛著水光,垂下一滴晶瑩剔透的淚珠。

“原來是這樣,”

趙傑似乎也被說動了,大步上前,執住了方如眉的雙手:“如眉,是我錯怪你了。”

旁觀的寧天眉毛一掀。

趙傑這就原諒對方了?

方如眉則身體一軟,半靠在趙傑懷裡,語氣溫柔至極:“也是我的錯,趙大哥,我應該早點說出來的……”

“冇事冇事,”

“你待我如此‘真心’,我也是一樣的,這麼多年,我一直對你放不下,你纔是我心中摯愛,”

趙傑輕輕揉著她的肩頭,一副情深意切的模樣,隨後低沉道:“不過我身體剛剛恢複,想要恢複到巔峰狀態,還需要好好修養,對了,如眉你有靈石嗎?”

“你不是說這些年一直在給我找法寶和靈石嗎?”

“我現在就需要,要品質高的那種,越高我好得越快。”.五0.net

寧天聽到這裡,似乎想到什麼,噗嗤一下笑出聲。

方如眉疑惑地看過去。

寧天擺手:“咳咳,我是給趙哥治傷的醫師……他說得對。”

“他要恢複,需要高品質靈石。”

“你如果準備了,就更好了。”

方如眉嘴角微微一抽,但還是咬牙從自己的識海裡拿出一個精緻的乾坤袋:“趙大哥,這是我……這些年給你找的。”

“裡麵有不少聖品的靈石,我都給你!”

“我希望你能快快恢複,拿回當年西北域第一天才的名號。”

趙傑十分感動地拿到手裡,放回了自己識海,然後似笑非笑道:“方如眉,你可真是個傻子。”

方如眉感覺有點不對,但還是冇發作,隻是道:“趙大哥,你什麼意思?”

趙傑呲牙一笑:“這些靈石,就當是你當年拋棄我的賠罪。”

“至於你,還想和我在一起,不可能了。”

“我不喜歡腦子不好的傻子。”

“你,聽懂了嗎?”無儘的昏迷過後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

-昨天,那個不知道是不是夢的情景裡,她根本回憶不起對方的樣貌,隻記得濃重的無孔不入的霧氣,和對方清雅的聲音。如果,要根據聲音來想象,對方應該是什麼樣子的呢?嗯……應該是長頭髮吧,霧一樣濃密厚重,末端打著卷,垂落在纖直的腰肢上,麵孔應該和聲音一樣,極雅而妖,像開到荼蘼的玫瑰,眼神應該是清冷的,唇畔卻勾著一點輕微的弧度,所有的線條都應該是最完美的,冇有一點點瑕疵……夏瑜恍然回神,絕美女子的半身像已經躍然...